香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家族俱乐部04

发布时间:2021-01-20 06:14:34 阅读: 来源:香薰机厂家

第一部、姐妹派对

第三章

「啊~ 」对面的帐篷又传来一声娇响

刚刚反应过来的妻子,听见这句叫声,第一时间也产生了和我一样的反应,

以为丫头看到了什么,拉过薄毯盖住了头,闷声道「死老公,被你害惨了」

妹啊,你们难道是神仙吗,不就是OOXX么,有什么稀奇的叫个不停

「啊~ 」「啊~ 」「啊~ 」一声声娇响从对面传来,渐渐的我感觉不对,妻

子似乎也感觉到什么,从被子中伸出了脑袋,望着我

「虫子,虫子,快……快……打啊……快打啊」娇喊中还带着哭腔,似乎真

的被吓坏了

你妹啊,知不知道,虫吓人,吓不死,人吓人,吓死人;

「老婆,看帮我看看身下的兄弟还好的不,别被吓坏了」

「还贫嘴,快去看看啊」妻子一边叫我出去,一边掀起包臀裙,双手伸到腰

部,把沾满斑斑精渍的肉色丝袜脱了下来,揉成一团塞到了帐篷的角落里

掏出手机,打开补光灯,我和妻子冒着小雨往对面的帐篷走。

这时,对面的帐布也被掀开,妻子的妹妹光着脚丫蹦了出来,看到我们过来,

就边跑边喊着往这边奔来「姐,姐,虫,虫……子……」

「小心……」妻子的话音还没落地,丫头光着脚丫似乎踩到了光滑的苔藓,

整个人侧着身子滑倒了

我和妻子赶忙过去将丫头扶了起来,不过丫头后半身的衫衣和裙子碰到潮湿

的地面已经湿透了,上面还沾了不少泥土

「都湿透了,我先带丫头回帐篷,你去那边让小浩拿身衣服来」边说妻子边

扶着丫头往我们的帐篷走去

来到这边的帐篷,只见浩宇绷着脸一脸严肃的站在帐篷内,眼睛如鹰眼般扫

视着帐篷内,手机用力的抓在手心,手背上青筋暴露,仿佛只要虫子一出现,便

会受到雷霆一击

「丫头刚才滑了一跤,她的衣服在哪,快给她送去」我跨进帐篷对着浩宇说

「哦,哦,哦」浩宇仿佛如释重担,领起个包,套上鞋就往对面跑去

我在帐篷内扫视了半天,也没有发现虫子的蛛丝马迹,回到自己的帐篷边,

发现浩宇如标兵的挺立在帐篷边,帐篷内原先照明的灯已经关了,看不到里面的

情况,只听看妻子和妹妹的窃窃私语

「你小子站着干嘛」我看着浩宇奇怪的问道

「换衣服呢」浩宇回答道

「这么久了还没换好。好了吗」我往帐篷内问道

「好了,进来吧」帐篷内传的妻子柔声说着点亮了帐篷内的灯光「先进来吧」

我弯腰脱鞋进入帐篷内,昏黄的应急灯下,丫头穿着妻子的丝质的睡袍,不过因

为丫头高挑的身材使的妻子那套原本略微宽松的睡袍变成了紧身款,盈盈一握的

娇挺的双峰虽不及妻子丰满,但在这略微紧身的丝衣勾勒下显的怒耸而立,透过

宽口的睡衣领口亦能发现一条雪白的小乳,而原本即膝的睡袍边,却因为丫头身

高的原因短了一截,加之坐姿的关系,一对浑圆匀称欣长玉腿露在外面,细削光

滑的小腿上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完美的长度,完美的比例,完美的形状,仿佛

艺术片般炫目「丫头没带换洗的衣服,就像换我套我的」看到我愣神般的神态,

妻子先声解释道,浩宇紧跟着也进入了帐篷

「哼」看见浩宇进来,丫头娇哼一声,在丫头满脸鄙夷中坐了下来

好在帐篷够大即使四个人也不是很拥挤,不过丫头似乎和浩宇有点闹脾气,

两个人都没说话,安静的气氛稍显尴尬

「那个我看了下,你们那帐篷里边好像没有什么虫子,应该跑了吧」我出身

打破这尴尬的气氛

听到虫子,浩宇的神经有突然绷紧,仿佛又回去到天神下凡的样子

「姐……我今晚和你睡吧,刚才好大一只毛毛虫,吓死我了」丫头抱着妻子

的腰撒哀求娇道

「那丫头今晚跟我睡,你和浩宇去那帐篷睡吧」妻子抱着丫头说着

「大哥,大嫂……我今晚能在这边睡吗」一旁的浩宇也轻声说道,声音之轻,

要不是安静的夜晚,估计都听不到

「哼」丫头更加不满的娇哼一声,我和妻子也疑惑的看向他

「那……那个……我也怕虫子」浩宇的脸如煮红的虾红透了,在我们的注视

下低下了头

得,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和妻子无奈的对视了一眼

「要不我们去那边睡吧」我提议道

「不要,今天我就和姐睡,要走他走」丫头紧搂着妻子,满脸鄙夷的望着少

你妹啊,这都什么事啊;看着眼前的这对怕虫组合我伸手按着脑门一阵无语

「要不你和小浩去把床单搬来吧,这边够宽敞的,我和丫头睡中间,你和小

浩睡边上」短暂的沉默后,妻子提出了两个怕虫男女都没意见的方案

又是一阵忙碌的搬运之后,四人合衣睡下,我睡在了妻子的一侧,浩宇则睡

在了丫头的另一侧,原本宽大的双人帐篷挤进了四个人后略微有些拥挤

丫头和妻子睡在了中间,不知何时两姐妹亲密的靠在一起,轻声谈论着,我

竖起耳朵听见交谈的都是些美食衣服明星八卦,毫无营养的话题听的我昏昏欲睡

「姐,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迷糊间听到丫头的询问声

味道,什么味道我撑大鼻子仔细问起来

「什么味道」妻子也奇怪的问道

「有点腥味,姐,好像在你的头发上」

头发,糟了,难道是刚才不小心射到妻子头发上的精液

「哪儿」妻子也伸手往头上摸去

「这里呢,你摸摸看,呀,什么东西啊,还黏糊糊的」丫头伸手将妻子的手

往盘起的秀发上带去

「啊」黑暗中传来妻子的轻呼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一只小手伸进

了我的身上,逮着腰间的软肉狠狠的掐了下去

「大……大概刚才出去的时候占到什么东西了」妻子只好胡乱的编个理由糊

弄过去

「噗」看着妻子牵强的解释,我憋着声音偷笑着

「是吗,为什么这味道腥中带甜」身边传来了丫头用小嘴含着手指的别几声

「轰……」脑补着丫头将妻子头发上的精液用玉琢的小指送入了口中细细品

尝着的画面,身下的肉棒瞬间满血,腰间的的小手掐的更加凶狠,痛并着快乐

-------------------------------------------------------------

精液是什么味道,谁也描述不清,为了剧情推动,暂且就忽略这一问题吧,

附带一则笑话这是发生在哈佛大学的生物课上,教授正在讨论精液里的高葡萄糖

指数。。

一名女学生举手问道:「你是指在男性的精液里,就像一般的糖一样,含有

大量的葡萄糖?」

「没错」教授回答,然后继续加诸更多的统计资料。

女生又举手问:「那为什么它尝起来不是甜的??」

接著是一片错愕的沈默,然后全班开始哄堂大笑。当这个可怜的女生发现自

己所不小心说的,红了脸十分羞愧地收拾书本一言不发地离开,再也没回来……

然而在女学生离开后,教授的回答才是经典:教授一本正经地说:「它尝起来不

甜的原因是……因为感觉甜味的味蕾是在你的舌尖,而不是靠近你喉咙的舌根。」

-------------------------------------------------------------

雨后树叶的水珠滑落下来,打在帐篷上发出嗒嗒的声音,迷迷糊糊中我醒了

过来,帐篷内仍然一片漆黑,肚皮好像上挂着什么东西,我伸手朝下摸去,首先

触及的是丝质的睡袍,再往下一片温暖柔滑的肌肤,接着手掌顺着肌肤划出一条

优美的弧线;摸着熟悉的睡袍,我将妻子挂在我身上的美腿轻柔的推了下去,另

外一只手则熟悉的探入睡袍,攀上了耸立的一座酥胸轻揉起来;而放下美腿的那

只手也没有闲着,撩开睡袍裙边,伸手按在了妻子丰满的臀部揉捏着,接着慢慢

划向腿根部,用手指隔着内裤在妻子的阴部蹭来蹭去

没一会睡梦中的妻子仿佛感受到了什么,身体一阵翻动,最后侧身背对着我,

娇翘的臀正好顶到了我的胯部,有意无意的还隆动了几下;受到刺激的肉棒微微

隆起,我顺势把微隆的肉棒顶到妻子的臀间,两股臀瓣夹着肉棒即使隔着裤子也

能感觉到温暖;

下身受到刺激的我已经无法满足起先的手感,有完全忘记了这不是平时家里

的温床,甚至旁边还睡着两人,这些都被我统统抛到了脑后;被欲望驱使的头脑

指挥着攀上酥胸的那只手,越过胸罩伸了进去,指间顶住了镶嵌在峰顶的那颗小

巧的乳头,没多久娇嫩的乳头在我的不断拨弄下,慢慢地变硬直到完全的挺立在

乳房上

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手指沿着内裤的边缘滑了进去,抚过柔软的阴毛触到

那细嫩的阴唇,两片阴唇由于刚才的抚摸此时已微微敞开,唇间湿乎乎的,指尖

沾上一些津液,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睡梦中的妻子仿佛也有了感觉,那层层相叠的秘肉间分泌的汁液越来越多,

身体不安分的扭动起来,夹在妻子臀瓣里的肉棒更加坚挺

「啊……」感受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我情不自禁的呼出一口长气,下身更是

无意识的顶弄了几下

「……嗯……」睡梦中的妻子发出声轻吟,又突然一下全身僵硬起来,「啊」

的一声惊呼还未出口,就被小手堵回了嘴里,接着扭动着身子仿佛要脱离我的怀

「老婆,别乱动」到手的鸭子岂能飞走,收紧手臂紧扣住妻子,五指象鹰爪

一样嵌在妻子的娇乳上,手掌一边不断揉捏着,一边用食指和中指夹弄着立的乳

头,另一只手拇指对着渐渐凸起的阴蒂头不断按压,食指和中指探入穴内照扣弄

着;随着手指不断的揉压和颤动,妻子的阴道内一阵阵收缩着,手指被热乎的内

壁和粘液紧紧包裹着,原本僵硬的身体慢慢变软,扭动着的身子在挣扎了一阵后

也渐渐平息,捂着小嘴的透着若有若无的娇喘,双腿慢慢的不断夹紧;感受着妻

子那体内不断积聚的快感,我将身体紧贴在了上去,探头用嘴唇含住了妻子精致

的耳垂,牙齿轻轻的来回撕咬,舌尖拨弄着

「不要,啊啊啊……」碰触耳垂的瞬间身前的女人突然阴道一紧,接着一股

温热的液体喷薄而出,流射到我的手心里,放软的身体又僵硬起来颤着,小嘴发

出一阵娇吟

这声娇吟惊起了林间的飞鸟,飞鸟扑腾的翅膀仿佛驱走了空中的黑云,点点

星光透进帐篷,妻子不对应该是丫头面泛桃红,小手紧紧的抓着床单,高挑的身

躯在薄被下不断痉挛抖动着,还未抽出的手指被两边的嫩肉紧紧包裹住,有规律

的一阵阵收缩着。

而这画面我却没有时间去欣赏,听到这呻吟时我便发现不对,而这声娇吟惊

醒的妻子和小浩也坐了起来,

「老婆,我,我……」看着妻子瞧过来的目光,喉间的声带好似被掐住一般

「你先去吧」在一段沉默之后,妻子的声音令我如获大赦,

赶忙起身掀开薄被,拉开帐篷门爬了出去,手指抽出紧裹的肉穴时还出波一

爬出帐篷后,从车内掏出偶尔抽的烟,一边漫无目的的走着,一边思索着处

理这尴尬问题的办法;而此时的脑子一片混乱,深吸了一口,抬头望向远方,才

注意到天空已泛出了鱼肚白,厚厚的云层在快速的聚集翻滚,紧接着洁云浪中揉

入一抹橘红,慢慢的扩散,悄然的明亮,宛如躲在帷幕后害羞的姑娘,当帷幕拉

开之后露出了羞涩,脸儿渐次地绯红,妩媚的可爱,让人想有拥抱她的渴望,但

又不敢造次,接着她被一种无形的力牵引着推到了前台,牵引着……缓慢的上升,

她不胜娇柔的身体抖动着,抖动着……她极力的躲避着,躲避着……直到啊的一

声大喊

「啊……」我摇晃着脑袋大喊,想把脑中莫名出现的念头甩出去,回过头才

发现,浩宇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我的边上

「来只吗!」也未等浩宇回答,我伸手递过去一只点好的烟

浩宇接过去吸了口,可能是没吸过烟,入口便呛到了,大声咳嗽着,也趁着

这空挡,也让我原来混乱的脑子冷静了下来

「我,哥」我和浩宇同时开口,「你说,哥说」又是异口同声。

这算默契的双簧打破了暂时的尴尬

「我把丫头错当成你嫂子了」乘着还算愉悦的气氛,我也吧话题扯了回来

「哥,我知道,我……我,,,,,我想……问」浩宇支支吾吾的低着头小

声的说着

「小浩,看着我的眼睛,有什么话你就直说,不要这么婆婆妈妈,男人可以

做错事,但必须有担当」看着浩宇的犹豫我也鼓起勇气做好了担当的准备

「哥,我想问,怎么像你那样让思雨快乐,教教我」大概是受到鼓励,浩宇

抬起头脸色微红的看着我

「我……我,,,,,」我即使有所准备的我也惊了个呆,喉咙仿佛被什么

堵住。我了个半天也没个声音

「哥,你说过,男人有什么话就直说,男人不能婆婆妈妈,男人可以做错事,

男人必须有担当」少年鼓着勇气一脸正气的说道

尼麻个蛋,这是哪个SB说的,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他,恰巧这时整理好衣服的

妻子也从帐篷内走了出来

「这个,这个也是你嫂子教我的,你问她去吧。」经受不住少年满脸求知的

眼神,慌忙中甩下这句话后便向妻子那边快步走去

妻子走出帐篷后便向车边走去,打开后备箱翻找着什么

「老婆,怎么样了」我看着妻子一脸讨好的问道

「你知道丫头第一句和我说什么吗」妻子侧眼白了我一下

「说什么?」我疑惑着问道

「她说,姐,你不要怪姐夫,姐夫把我当成你了」

「啊,那,那个我也是把她当作你了,你知道的,那睡袍摸着顺手」我也小

声的辩解着

「哼,要不是知道丫头睡觉不老实,还真以为你们有什么」妻子掏出个行李

箱,顺手关上了后备门

「老婆,我是清白的」我赶紧喊冤道

「精虫上脑,手顺脑子不顺啊,你不知道这睡袍昨天是丫头穿的吗?」妻子

向着帐篷走去,回头去发现我还站在原地「走吧,还愣着干吗,帮我提过去」

「啊,就这样?……算了?」我提着行李箱走过去一脸疑惑的问道

「不算了,你还想咋样,要老娘也让小浩摸一次回去」一向温和的妻子泼辣

的喊道

也不是不行,被心里突然冒出的一个念头吓了一跳,这怎么行呢,心中的小

人一把抓住这念头努力掐灭着

「摸的舒服吗」拖着行李箱走向帐篷的路上,妻子冷不丁的问道

「舒服!」还在和心内的念头搏斗着的我毫无防备脱口而出

米色的高跟鞋狠狠的踩在了跑步鞋上,顺带着转了90度;紧着又是一阵有别

与早先娇脆的声音,惊起了林间无数的飞鸟

「老公,对不起哦,不小心踩到你了,疼么」妻子装着道歉的样子回头道,

不过脸上毫无道歉的诚意,反而挂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

「不疼,不疼……」看着凹下去的鞋面,我却仍对着妻子微笑着,心里却想

飘过一万句MMP ,就知道这妖精不会这么简单的就算了

「不许再心里骂我,这是你自找的」妻子丢下话,便转身向着帐篷走去

留在原地的我,恨不得给自己那说漏话的嘴巴来一个巴掌,不过想想这手也

是个戴罪之身,只好哀声探口气的跟了上去

雷鸣三国安卓版

天健棋牌安卓

斩幻想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