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实习医生艳情录第09章初来乍到

发布时间:2021-01-20 11:41:18 阅读: 来源:香薰机厂家

被人跟了这么久,蓝亦晨也感觉到了,她进了武警总医院,符飞也跟着进去,现在她进办公楼,符飞也跟在后面,白痴用屁股想也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了。

蓝亦晨加快脚步,走进电梯后她马上把电梯关了,在电梯关之前,符飞从电梯门蓬看到蓝亦晨得意的笑脸,符飞对这个只有报以苦笑了,谁叫他刚来就得罪了这位大小姐。

符飞走到办公楼第一层的值班室,问医务处的楼层后,原来医务处在五楼,算了,不和小女孩计较,符飞安慰自己说,五楼不高,符飞把行李往背后一甩,从楼梯爬上了五楼。

找到医务处办公室的牌子,符飞走到门口,门是开的,符飞还是敲了几下。

“请进来!”一声洪亮的声音传来,听得出声音的主人年纪不是很大。

符飞走了进去,医务处办公室很宽敞,里面整整齐齐摆着几张办公桌,旁边还有几张长沙发,看起来非常的空旷。办公室里靠墙的一个柜台边,有个魁梧的身材,穿着军装的人在整理着一些文件,他背对着符飞,专心的整理着,并没回头。

妈妈的,好凉快。办公室里开着空调,透着丝丝凉风,从外面进来就觉得这里和外面相比,这里简直是天堂,符飞见此人就叫自己进来,就没在理他,还以为是不是走错门了,他小声的道:“实习生来报道。”

“哦,我就是负责安排实习生工作的,先坐着。”此人转过身来,指着沙发对符飞道,然后又转过身,继续整理文件。

符飞对他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很年轻,最多也是比自己大几岁,脸长得有棱有角,有点黝黑的皮肤,配上一身军装给人一种刚毅的感觉,符飞也不管这些,他早就累坏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背向后靠,舒服的舒展了双脚,整个人就像虚脱下来似的。

“兄弟是哪个学校来的。”

“南海大学医学院。”

刚才此人转身的瞬间,虽然隔着5-6米,但符飞还是清清楚楚看见他胸上工作证的三行小字,最上面一行蓝字:南海省武警总队医院,名字:吕圣轩,职务:医务处助理。符飞见吕圣轩年龄和他差不多,没觉得有什么约束,再说别人都叫自己兄弟了,所以符飞懒散的答道。

“那可是个好学校呀,兄弟好福气。”吕圣轩顿了顿,然后又说,“我记得南海大学的实习生已经报道了呀。”

“他们是坐学校专车过来的,我因有点事,所以自己坐车来。”符飞解释道,怕一不小心会引起医院的反感。

“哦,你前面桌上有实习生报道表,你按表格先填上。”

“好的。”

符飞刚填好表格,吕圣轩也整理好了资料,他向符飞走来,军人走路就是和常人不一样,气势昂扬,步伐沉稳,几步就走到符飞前面,拿起符飞的表格仔细看起来。

符飞见吕圣轩不说话,他拿出学校的介绍函,递给吕圣轩,道:“这个是我的介绍函。”

吕圣轩接过介绍函,大概因为实习生的介绍函都是一样的吧,他看也没看就放在了一边,仔细把符飞的表格看了一遍,才对符飞道:“我们医院和别的医院不太一样,你们实习前,我们要求每个实习生必须参加我院安排的军训两周,实习培训一周。”

“啊!军训?”符飞一下子傻了,他发觉自己选这个医院简直是噩梦,实习生也要军训,什么世道啊。

“是要军训,我院是军人医院,军训是必须的。”

吕圣轩说到江西武警总医院,眼里露出一丝威武的神采,不愧是军人出身的,看来他以江西武警总医院为傲了,接着他又道:“还有医院要求每个实习生都要住医院宿舍,统一我院的白大褂,要交一张一寸相片办胸卡,所以实习生要交1500元的费用……”

交钱?符飞郁闷了,现在他不是没钱,怎么别的医院不需要,这里要啊,无语了……

看符飞疑惑的眼神,吕圣轩也明白是什么意思了,他解释道:“一年的住宿费,军训用的一套军装,四件白大褂,还有胸卡费等加起来就是1500元,每个实习生都要交的,如果你没现金在身上,以后再交也可以……”

吕圣轩怕符飞以为医院乱收费,他把各个费用详细解释了一遍,比如住宿费包了水电费,四件白大褂两件短袖两件长的,各需要多少钱等等,最后强调符飞可以晚点交,因为今天他接待的有好几个都申请晚交了,不是他狗眼看人低,他看见符飞衣着普通,又洗得有点发白了,真的有点像是乡下来的学生,怕符飞无钱交而尴尬,所以好心的告诉他可以晚交……

“不用了,我现在交,相片也要现在交么?”符飞虽然不明吕圣轩的好意,至少明白眼前这个军人很忠厚正直,看他一点也不耐烦的向自己解释,符飞就可以看出来。

吕圣轩有点惊讶,点了点头,道:“相片现在交也可以,到时候全部收齐了就给你们办实习证。”

符飞交了钱和相片,吕圣轩给他开了一张收据,这时正好到了下班时间了吧,吕圣轩带好门,自己领符飞去宿舍,路上吕圣轩要帮符飞提行李,被符飞拒绝了,人家说什么也是医院里的领导,符飞小小的一个实习生怎敢劳人家的大驾。

“吕助理,实习生不可以在外租房么?”符飞有个私念,就是租了个房子,到时候宝贝来看他,方便得很,如果和别的实习生一起住宿舍,宝贝就没地方住了。

“不用这么约束,我不过比你大几年而已,看得起我就叫我大哥吧,我院为了方便管理,不允许实习生在外住的。”吕圣轩有点豪迈的笑道。

“吕大哥,你在这里工作多久了啊。”符飞也不客气,自己初来乍到,和医务处的人攀点关系,至少对自己没什么坏处,相反,说不定会好处多多呢。

“我24岁就退伍,来这里已经三年了……”

“啊,那你退伍前是在部队做什么的呀?”

……

两人有问有答,行至宿舍门口,符飞也了解吕圣轩的一些情况,但绝对没想到吕圣轩竟然还有点来头,一路来,在符飞妙口生花下,短短10多分钟,两人已经提升为好朋友,好兄弟了……

吕圣轩送符飞到宿舍楼前,告诉符飞第一层就是男生宿舍,找好地方后就到宿舍值班室领被单,他因有事就就先行回去了。

宿舍楼不是很高,才6层,看起来很旧,边上还有两条长长的补丁……靠,这个不是危楼吧!还收这么多钱,摆明了宰人嘛,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不过俺住的时候别塌了啊,不然小命不保……

就这间吧,门面上比较好,瞧了半天,符飞咽下口水,慢吞吞的拖拉着行李包向第二间房行去,门没锁,他提着行李走进去,推开有点破旧的木门,房里的布置让他眼里一亮,满意的点了点头。

偌大的一个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左右两排对称并排着6张床,每张床前都有一张书桌,除了床和书桌外,什么都没有了,已经有4张床辅好草席被单了,看起来是有人选了,清一色竹席与灰白被单,整整齐齐,有棱有角的摆在床头,一看就知道军队叠出来的,一般人没这个闲情叠得这么整齐。宿舍虽然简陋,但给人一种清爽的感觉,总起来,符飞还算是满意了。

宿舍太简陋了,连个专用的衣柜都没有,看一张床堆满了行李,大概是没地方放,大家才堆在那里吧,符飞把行李往那张床上一丢,然后遵照吕圣轩说的去值班室领被单,值班室的人是一位老大爷,他把实习生所需的东西一样一样的点给了符飞,有被单、脸盆、杯子等等,还有一套军装……

符飞用席子把全部的东西包了起来,本以为来这里之后,还要到外面去买一些日用品的,既然医院统一发了,那也省了他跑一躺。

好累!符飞全身的骨头一天没停歇过,把席子在那张空床辅好,一下子就倒在了床上,盯着天花板,两个眼皮不停的打架着,今天一天没睡了,喜欢睡觉的他还真有点不习惯,既然这么清净,睡吧。符飞的睡与他人不同,这个睡是他自己发明的,边睡边冥想,修炼武功。

前几天,符飞是纯阳气达到5层后,为了方便,他可以同时运起一冷一热的两股真气,一左一右,互不干扰……

符飞闭上眼睛,两股真气慢慢从丹田处冒起,一左一右向全身各处经脉延去,他虽然是睡着,但神智清楚得很,身边一切事物在他的感官下清晰无比,就是前面飞过一只蚊子,都都可以感觉到此蚊子是公是母。

符飞渐渐进入平时的静躺状态,行功一周,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股寒光从眼里射出,刚才萎缩的神志一扫而光。

符飞发现自己的真气比以前强劲了不少,经脉似乎也有了不少扩容,这点令符飞惊异非常。武圣在秘籍里右提起,修炼这个真气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需要持之以恒的的修炼,才能有所成就,就是一代武圣,也是在30余龄才达到符飞现在这个境界,当时已经被他师傅称之为天才了,如果他现在知道符飞还比他早十年达到这个境界,想来他会变成个千年僵尸,从坟墓跳出来,叫:天才,真是天才……

诛不知符飞真气提升如此快,这个和符飞修炼方法离不开的,以前符飞就是按着秘籍说的,早晚各修炼一次,行功36周天,虽然和武圣修练一样,但不同的是符飞还同时修炼着邪皇的玄冰真气,一阴一阳,相互调和,进度不是武圣单一的纯阳所能比的,再则,邪皇的玄冰真气算是魔功的一种,讲究的就是速成,所以现在符飞达到这个境界也不足为怪。而且符飞自从父母双亡后,人也变了很多,他不在按秘籍说的修炼了,他把修炼方法经过改良后,可以边睡觉边修炼,只要是不活动,他随时都可以修炼,无聊的时候,已经不是行功36周天的了,有时40周天,50周天,甚至更多……在南海大学时,别人以为符飞在课堂上荒废时间时,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修炼,同时,老师讲的东西他还是一句不漏的吸收了。

像符飞这样无时无刻的修炼,再不比以前有所提高才怪呢,现在的他,经脉的扩容却不是单凭纯阳功的能力所能达到的了。

符飞心急试验刚才所达到的境界到底有多厉害,也不管现在宿舍外有许多人走来走去的了,全身真气全部聚往双目,瞬间双目顿时清晰不少,心里一喜,外面天色已渐晚,房屋有点漆黑,但房里的一事一物却在他眼中犹如白昼一样的清晰无比,就连对面光华墙壁上有几条细纹他都清清楚楚……

符飞感官也神游到了宿舍外,走廊上有4个实习生正向自己这边走来,径直走到2号宿舍的门口,符飞知道是自己未来的几个舍友回来了,赶紧神志一收,闪亮的双眼也恢复了平凡,人也慵懒的半躺在床上,准备迎接即将和他一起度过一年实习时光的舍友们。

叫我棋牌正规版

仙域争霸

僵尸冲突2

飞弹大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