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实习医生艳情录第29章春情萌动

发布时间:2021-01-21 18:41:25 阅读: 来源:香薰机厂家

有点安静!今天内科给符飞的第一个印象,护士站里就这么几个护士,各自忙着写着什么,走廊里一个人影也没有,这也许是一个好的开端,没病人就代表着阚莉可以闲着过这一天,工资则照拿。

不知17床怎么样了,应该没什么事了吧。经过17床病房时,符飞望着紧闭的房门,幽暗的灯光从探视窗口射了出来,本能的止下脚步,看起来有点阴深。

还是不打扰他的休息了,希望他早日康复过来,符飞心里祈祷。

现在才晚上7点多吖,莉姐怎会不在办公室内,今天中午没休息,想必累了到值班室休息了吧,符飞移步到值班室前,敲了敲门。如果是以往,他会直接开门进去了,但阚莉多带了蓝亦晨,给那个小蛮女看到自己不敲门就进去,估计会找他麻烦。

“谁?”房里传来阚莉虚弱的声音。

“我,小飞。”怎莉姐声音听起来很累,符飞符飞迟疑了下,对着门前的传声器说道。

“进来吧!”这次,声音听起来比上一句有精神多了。

符飞推开门走了进去,阚莉站在窗口前,背对着他望着窗外,符飞环视了房里一圈,卧室门也是开着,里面空荡荡无一人,符飞奇怪阚莉值班,怎不见那小蛮女呢,不在更好,省得自己见了她烦心,但又不太确定的问道:“怎就你一人,小蓝呢?”

“小蓝跟她外公回家了。”阚莉幽幽的说道。

莉姐的声音怎变得这么多,还有那背后看过去的身影,好象……好象有点落寞的感觉,这是怎么了,符飞满肚子都是问号,这不像以往的莉姐啊。

渐渐走进阚莉,符飞不敢轻易像以往那样的随便触碰阚莉,斜斜的看到了阚莉的侧面,心中一震,一张幽怨的脸庞,空洞无神的双眼望着外面灯火阑珊的夜市,符飞心中一痛,伸到阚莉肩上却放不下来,颤声问道:“莉姐,怎么了?”

“他走了!”阚莉突然一转身,趴在阚莉肩膀上低声抽噎起来。

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一个“拥抱”措手不及,但见阚莉如此伤心,符飞竟然不知应该如何安慰她,再坚强开朗豪爽的女孩子总有那么脆弱的一面,难道莉姐就是因为他才拒绝自己的么,都已经分开了两年了,女孩总是这么多情善感,走了也好,是走了最好,巴不得他滚远点呢。

符飞痛惜的道:“走了就走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走了……就永远回不来了!”大概是抽噎的关系吧,阚莉说起话来含舌不清。

不要怪我趁虚而入,这个是我目前所想到最佳的方法了,符飞抚着阚莉的柔顺的头发,低声道:“不回来也好,不是还有我陪你么,只要莉姐不嫌弃小飞,小飞会一直陪着莉姐的。”

“本来好好的,都可以出院的,中午还救回来了,谁知还是走了……”阚莉似乎找到发泄的地方,继续说着。

“……”符飞大汗,这是什么跟什么?如果允许的话,符飞现在就想出去喷血三两再回来,自己很明显会错情了,还表错了情,还好阚莉现在精神不好,没注意到他刚才说了什么。

“是17床么?”符飞想确认一下。

“嗯。”

果然,郁闷了,还以为自己的真气奏效了呢,想不到17床还是走了,呆在内科一个月,符飞还是见过了不少伤情离别,这是无法的挽免的,医生不是神仙,不是想救活就救的。

明白了这一过程,符飞不知应哭还是笑好,阚莉行医也有三年了,这样的事应该见过不好了吧,怎还会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么个活香香的女人在怀里,没别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为了让自己不在这个时候作出出轨的事情,符飞稍稍推开阚莉,安慰道:“别伤心了,医院就是这样的!”

阚莉也许感觉到自己现在的动作极为不雅,脱开符飞的怀里,不敢看着符飞,又转过身对着窗口,然后道:“你不觉得可惜么,中午救回来了啊!”

“你在医院比我久吧,怎么还看不开呢!”符飞也叹了口气,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时,中午救醒了又如何,谁会知道17床什么时候又发作呢,他体弱多病,死了也许是他的解脱吧,不然以后发作了伤人又费钱,对他的家人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

“这个可是我接病人以来第一次救醒的患者嘛,而且……而且他本就好好的,一下子就走了……”想起刚才自己还趴在符飞怀里,又是哭又诉的,阚莉脸上红晕渐渐增加,好在背着符飞,不然还真不知如何面对着符飞呢,虽然说现在符飞还是自己的弟弟,但从那晚符飞表白后,她的心情一直不安静,整天胡思乱想的。

“其实我也有点不好过,可医院就是这样的,又有什么办法呢。”大喜过后迎来噩耗,17床的家属大概也和自己三年前父母离去时一样的难过吧,但经过三年,特别的来医院实习一个月后的符飞,见过的生死离别比常人还多,还会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姐姐是不是很没用,连一个病人都救不了?”从背后,符飞可以看到阚莉双肩轻微的颤动着。

“哪有,姐姐这么年轻就当了主治医师,谁敢说姐姐没用。”

“主治医师又如何,17床还是走了!”很显然,符飞不是安慰人的料子。

“可你又治好了很多17床一样的患者,这个是一个例外,我们别提他了好吗?”

“好吧,也不要说我这些事了,说说你吧,后天你就跟篮球队去打球了吧,你准备得怎么样了?”阚莉提提精神,转过身来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指指边上沙发示意符飞也坐。

“一切没问题!冠军手到擒来!”符飞在阚莉旁边坐下,自信的说道。

“咯咯,千万别像上次那样投了个乌龙球!”阚莉憋着笑意,女人是善变的,一开始还哭哭滴滴的,现在就爬出了笑容。

“都说不要提这事了,你还说……我让你说,让你说……”高兴就好,阚莉高兴符飞也就心情愉快,靠近阚莉边上的右手向阚莉的腋窝下挠去。

“咯咯,好了,姐姐不说,不说了,好痒,别挠了……”阚莉也与其他女生一样,最怕痒,被符飞这么一挠,笑得上气接不了下去,奋起反抗到底。

“这次没这么容易放过你,我挠,挠……”

阚莉腰姿扭动,手脚慌乱推推闪闪,边躲闪着符飞对她的侵犯,边求饶道:“小飞,不要玩了,姐姐给你弄得好痒。”

符飞听了并没停止反而更加加快了他的侵犯,口中不停的囔着:“现在知道怕了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糗我!”

“不敢了,不敢了,饶了姐姐罢!”阚莉被符飞挠得笑得花资招展,忘记了刚才还曾经为17床的病逝而伤心。

“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就饶了你!”

“不要!”

“要!”符飞加了把劲,似乎阚莉不答应就不罢休的趁势。

“不要!”阚莉宁痒死也不屈服,不过她的反抗力却越来越小了,声音也愈来愈无力,脸上的羞红逐渐增加。

“那别想我停下,这是什么……”

因闹剧放松了警惕,两人的身子接触无形的增多,开始符飞还是可以找到目标往阚莉腋下挠挠,但同时阚莉的反抗推拒,身子的扭动,方向似乎不对了,符飞的安禄山之爪不小心按在阚莉的腰肢上,隔着衣服,一股暖暖、软软的感觉从手心传来,符飞不由一楞,很快就明白了是什么,又不忍放弃这个带给他温暖感觉的地方,爪子又动了几下。

一股电击般从阚莉身上传进了阚莉的心扉,明了现在两人处于尴尬的位置,出于女性天生的羞涩,脸上一下子红涨到了极点,羞声说道:“把手拿开……”

符飞喉结一滚动,艰难的咽下了一口唾液,恋恋不舍的收回手,神情尴尬的看着阚莉,生怕阚莉生气了,渐渐移至阚莉露出衣服外白里透红的粉颈,似乎沉迷了,陶醉了。

阚莉始终低着头,眼角一下又一下的瞥着符飞,感到符飞炽热的目光紧盯着自己,就像要把自己生咽胡吞下一样,赶紧又把眼光移开,装着整着因两人打闹衣服弄出的褶皱,值班事里静到了极点,只闻得两人的心跳声及急促的呼吸声。

突然,阚莉一抬头,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勇敢的对着符飞炽热的目光,表情很慎重的道:“小飞,你真的要姐姐做你的女朋友吗?”

符飞回过神,心中一喜,深情地对上阚莉投来的目光,道:“莉姐,其实从第一次在办公室里见到你开始,我就喜欢上了你,做我女朋友好吗?”

阚莉本已娇滴的脸上红晕更加红艳了,似乎就要挤出血水般,心如腾云驾雾般飞了起来,朱唇轻启撒娇似的道:“真的吗?”

符飞肃肃神情,一本正经的道:“千真万确,如果莉姐不相信,我可以对天发誓……”

“嘘!”阚莉手掩在了符飞的嘴上,小儿女态发挥到了极点,羞涩的道:“不用发誓,姐姐相信你便是!”

也不知道那里来的胆子,符飞像上次在阚莉宿舍那样伸手从后面环住阚莉纤细结实的腰肢,将对方一把拉进自己怀中的同时,深情的呼唤道:“莉姐!”

“嗯。”阚莉闭上了眼睛。

两人的四片嘴唇紧紧吸在一起,符飞贪婪地品尝着那种只有阚莉才会拥有的味道。阚莉显然有过接吻的经验,当用舌头低着她牙齿时,她很自然地将原本紧闭的小贝齿分开,主动伸出自己的舌头与符飞纠缠在一起。

“原来莉姐也这么激情!”一个女孩子要是放开心扉后,会变得如何谁人知呢,原本搂着阚莉腰肢的右手一紧,让阚莉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身上,让阚莉扭动的身躯不停的摩擦着他,胸部那两团柔软更加刺激符飞,符飞此时已经不满足只是与阚莉接吻的接触,左手更不满足只抚摩阚莉背部那样简单的接触,边卖力的卖弄从刘佳欣那“研究”而来的接吻技巧以吸引阚莉的注意力,左手则慢慢的往下移动,一点一点抚上了阚莉挺翘而弹性十足的臀部。

当一只猫儿闻到鱼儿的腥味后,你说猫儿只会闻闻而愿意放弃眼前的美食吗?当然不会,就是知有毒药,猫儿也有胆子试试眼前诱人的味道。

符飞现在就如那只闻到鱼儿的腥味后猫儿,猫儿的触须从后面伸到了前面,一点点的攻破阚莉的防守,军装结实的纽扣阻挡不住符飞向上游动的步伐,像一个训练有素的扒手一样,仅一只手就一下一粒熟练的撬开阚莉5个纽扣。

渐渐两手环上阚莉的小蛮腰,如蛇般的小腰结实得一丝赘肉但又不失女性的柔软,符飞贪婪的抚摩着,渐渐的上移……

“不要……”阚莉快地捏住符飞的手,捏住后又感到自己过于冲动,只有深情的望着符飞。

“这里是办公室……”阚莉颤抖着声音犹如在呻吟。

“呃!”符飞失望的把已探到阚莉军裙下的手慢慢的收了回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符飞暗叹了一口气,身子往外移了移,现在这地方确实有点不适合,况且自己再这么上火,难免控制得了。看到符飞失望的眼神,阚莉不由握着还带着她的余温符飞的手又道,说完红晕的脸庞不敢在看符飞,深深的埋了下来,也许是她的身体出卖了她的内心,她一样也需要……

这使符飞重新有了勇气,符飞的手由被握倒转来握住阚莉的手,接着阚莉便发现自己已投到他的怀中。

左手重新环抱着阚莉的腰,右手从手臂下方轻轻地滑上去,滑过肩头颈间,再从后脑滑回来,落在面颊上,轻微地揉着、扭着。阚莉不得又闭上眼睛,因为羞于看到符飞向她姿意抚摸,从一开始,她几乎都不敢睁开眼睛。她的心里,已经被一种无比甜蜜的感觉填充着,这一直是她渴望又触摸不着的东西,如今眼前的男子给了她这种感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被世人称之为爱情的感觉,她只要眼前的男子继续给予她这种感觉……

给予她永不停息的爱情感觉……

看着怀中正喘着粗气的阚莉,性感颤动的樱唇,符飞再一次的倒了上去,两人自然而然的交缠在一起……

航海王启航安卓版

天庭恋爱记

南昌麻将免费下载

疾风大冒险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