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实习医生艳情录第31章情至颠峰

发布时间:2021-01-22 04:34:48 阅读: 来源:香薰机厂家

如雷打霹雳般击在阚莉心头上,她一楞之后,失神般顾自道:“我就知道像你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没有人喜欢呢,都是我以前自己在骗自己而已……”

符飞凝望着阚莉,阚莉表现出的那种伤心让他感到一片心碎,手脚竟不知所措,背叛谎言的滋味他虽然没试过,但古往今来多少英雄豪杰就栽这个上,想必分量不可轻言,连忙抓着阚莉双肩,道:“姐姐,你没事吧。”

阚莉望着焦急的符飞,心中稍稍有一点安慰,眼前的男人还是在意她的,她幽怨问道:“姐姐没事,她很漂亮么?”

眼下阚莉只在一瞬间便恢复了平静,让符飞摸不透她的想法,只有小心的答道:“嗯,她和姐姐一样漂亮!”

“你很爱她么?”阚莉又问道,眼光一闪一闪的。

“是的,我如爱你一样的爱着她!”符飞在这一刻几乎想要编个谎言,否定他真实的内心,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按着心中所想的说了出来。

“如果姐姐要你在我们两个之间做出选择,你会选哪个?”阚莉突阴突晴表情不定,似乎期待着答案又害怕知道这个答案……

“如果让我选择,我还是选择你们两个,你们都是我爱的人,我不想因为选了一个让一个伤心,这不是我想要的……”

“如果姐姐一定要你选呢?”

“我还是一样选你们两个……”

“你是真的喜欢姐姐么?”

“我发誓,我对姐姐是真心的,如有违誓,则……”

“不用说了,姐姐都相信你!”阚莉按住符飞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幽怨的说道,“姐姐上辈子也不知造了什么孽,不知怎的遇上你这个冤家,只要知道你心里有姐姐就行了,姐姐身子都给你了,以后别辜负姐姐就行了……”

搞定,符飞大喜,又举手发誓道:“我绝不会负了姐姐,一生一世爱着姐姐!下辈子也一样爱着姐姐!”

“你呀,这么贪心,这辈子还不够,还要下辈子!”阚莉心不知什么滋味,也许有这么个男人也是幸福的一种吧,只要他爱着自己行,别的管什么,小女儿态的戳了下符飞结实的胸膛,撒娇般缓缓窝在符飞的怀里。

“我就是这么贪心,以后生生世世都对姐姐好……”

符飞刚刚熄下的火焰又阚莉这么一个折腾复燃,加上阚莉好象不怪自己以往的事,刚才担心的神情一扫而光,心情好了人也生龙活虎,一个翻身,把阚莉压在身下,凝望着赤条条的美人鱼,符飞雄风大振准备好了下一轮的进攻。

阚莉含情脉脉的望着眼前这个多情的男人,感到符飞急促的呼吸,男人的炎热无一不辐射在她赤条条的身上,一股羞涩的晕红爬上了脸上,樱桃小嘴主动向他靠去……

……

“姐姐,还痛么?”符飞轻轻的抚着阚莉滑腻的肌肤,温柔的问道。

阚莉一下羞红到了脖颈,娇声嗔道:“你这个冤家,知道是姐姐是第一次,还这么大力……”

“是姐姐叫我的嘛……”符飞无辜的说道,他已经很控制力道了,但没想道激情过后,休息了一段时间,阚莉动一下也会感到下身疼痛难耐。

“你还说……”阚莉小手在符飞手臂来了个360度大转弯。

“哎呀,我投降,不说了,不说了。”望着已经恢复正常的阚莉,一股幸福充实了他的心间,突被阚莉这一扭,虽然没感到什么,但符飞还是装作很痛苦的样子,连忙举着双手嗤嘴呲牙的道。

“以前都是你欺负姐姐,姐姐欺负下你不行么?”阚莉并不打算就此放过符飞,又连连的扭了几次。

“呜,姐姐怎么这么记恨,看,都黑了!”阚莉几下都在同个部位上,手臂上明显看到一块淤青,符飞抚着那块阚莉留下的印痕,委屈的说道。

放开了心扉,阚莉抛开了女孩的顾虑,轻笑道:“嘻~~这才让你不会忘记姐姐。”

“你们都是我的宝贝,我怎么会忘记呢,姐姐你下手太狠了吧!”揉了几次还未见消肿,符飞委屈到了极点。

“看你以后怎对那边的妹妹交代……”阚莉轻笑道。

顾着这边,差点忘记了这边,佳欣宝贝那边也是个问题吖,符飞这下苦下了脸,手也从那块淤青放了下来,希望佳欣宝贝也像莉姐那样好说话吧,不然又得费一翻口水了,都怪自己惹的祸,怎就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符飞的脸现在都皱成了一个苦瓜。

大概是符飞的表情影响到了阚莉了吧,她又转换成黯然的样子,女人善变给她演练得无暇碧从,幽怨的担心道:“小飞,要是那边的妹妹不接受姐姐怎么办呀?”

“不要担心,佳欣人很好的,她不会这么做的。”符飞勉强的笑了笑,刘佳欣人很好强,谁知道会怎么样呢,符飞也拿不定主意,希望刘佳欣到时候跟阚莉一样开明那就好了。

“是佳欣妹妹么,听名字就知道比姐姐漂亮多了。”阚莉还是很担心的道。

“在我心中,你们一样的漂亮,真的。”符飞望着阚莉娇滴滴的脸,温情的道。

“是么,那你以后不可以抛弃姐姐。”阚莉的眼一黯,似要滴出泪水来了。

“一生一世都不会!”符飞轻轻的把她搂在怀里,温柔吻上阚莉的双眸,手轻轻的抚摩着阚莉滑腻的背部,接着问道:“姐姐后悔了么?”

“姐姐身子都给你了,还会后悔么!”阚莉激情的反吻了回去。

符飞心里又是一阵躁动,刚才两次激情后已偃旗息鼓的雄风又再度复活了过来。

可怀中女人刚刚已显得疼痛不堪,哪还能受再一次的剧烈运动呢,符飞强制压住了自己体内正缓缓升起的欲望之火,心怜的爱抚的阚莉,慢慢的将她从他身体放了下来,真怕到时候他会忍不住又开展下一轮的攻击,那时就回苦了她了,不过,往后的日子长得很,何必贪一时之快呢。

见刚才还色急的符飞竟然这么快就推开自己,阚莉脸色一变,伤心的道:“弟弟,你……不喜欢姐姐了……吗?”

“怎么会呢,我疼姐姐还来不及呢?”符飞心疼的试去女人的眼泪,深深的搂在了怀里,没一丝做作。

“那为什么推开……”阚莉半信半疑,有人说当一个尝过腥位的男人拒绝了一个女人特别的一个美女的诱惑时,多半是男人已不在爱那个女人了。

“姐姐明天还要上班……”符飞边说眼睛边配合往下看,意图非常的明显。

“姐姐错怪你了……”阚莉突然发现自己胆子越来越大了,好象也爱上了这个人性最初始的运动,竟不顾身子之承受力,愿任君采摘。

眼前女子如此为自己着想,符飞哪有不感动之理,但也不能因为这个又继续蹂躏已经严重受创发女子,对自己的那个能力,单从以前刘佳欣每次都以半晕求饶来结束战斗,何况刘佳欣的体质并不比军校出身的阚莉差,特别是在符飞教刘佳欣行功运气后还是如此不堪,这就可想而知符飞的战斗力是多强了。

“来日方长,我们的日子还多着呢,不急于这一时……”符飞深深的吻了在自己下颌的阚莉的秀发,神情的说道。

“死小飞,笑姐姐猴急了,姐姐还不是为你好……”阚莉笑骂着捏了下符飞,毕竟她还是个医生,对男人那方面了解还算满深滴,明白“忍”对有着正常需求的男人是没好处的。

在这方面,露骨一点也没什么,毕竟是学医的,这种东西也见多了,符飞道:“我这不是为姐姐好么。”

“现在姐姐都动不了,还说为姐姐好……”阚莉幽幽的说道。

“下次不会了,下次弟弟会更疼姐姐的。”

阚莉迷恋地靠在符飞怀里,摩擦着发出男性炎热气息的胸膛,道:“弟弟以后都这样对姐姐,姐姐也心满意足了。”

“只要姐姐不嫌弃小飞,小飞愿伴姐姐左右,不离不弃。”符飞无赖般的性格也显现出来,暗道只要你是我的女人,就是你不要我,照样赖在你身边。

“姐姐怎么会呢,还怕弟弟嫌弃姐姐年纪大了不要姐姐了呢。”

“我想,50年后我还是一样爱着姐姐……”符飞望着阚莉,目光真诚且深情。

“那姐姐就交给你了……”阚莉幸福的闭上眼睛,沉醉于甜言蜜语中。

温存片刻,阚莉与符飞肌肤交亲时,总感觉不是刚才那么有清爽自然,总感觉有一种粘粘的东西贴着两人的肌肤,她知道因刚才的激情导致两人都流了一身大汗才弄成这样的,并且空气中一直还保留着糜乱的气息,这个是她刚才及符飞的疯狂所留下的,这让她感到一丝的娇红……

符飞还在抚摩着她赤条条的身子,阚莉也不知为什么自己的身子会是那么的敏感,只要是那么一点点的接触,都让她情迷意乱,但似乎还不满足,好想好想符飞再进一步,自己怎么会这样!阚莉的心狠狠的被撞击了下,当然阚莉不知这个是符飞淫欲过后真气对她的影响,但转念一想,也只有符飞才能让她这样子,一股甜蜜也充满心间。

刻意不去想这个害羞的东西,身体却偏偏背叛了自己的心,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明天真的不要上班了,同事们都是医生,一定会看出自己怎么了,阚莉羞羞的想着,不能再下去了,自己下面还在疼呢,于是阚莉轻轻拨开符飞的手,道:“身子捻捻的,姐姐去冲个凉……”

这明显是个好借口,又不让符飞知道自己的心思,不然羞都羞死人了。刚拉开盖在身上的被单,阚莉马上飞快的盖了回去,脸上已渐渐消退的红晕又浮了上来。

符飞刚才一直在繁思如何和刘佳欣说这个事,不知阚莉的为什么还不去,问道:“姐姐不是要去洗澡么?”

符飞一问,阚莉脸上的红晕更添了几分颜色,扭扭捏捏又不说话。

难道在等自己一起去洗?符飞虽然那方面的经验不算多,但也不能说少了,每次与刘佳欣激情过后都是相拥睡去,倒是没去冲什么凉的,但见现在阚莉的神情,自以为是往那方面想了,毕竟两人都已那个了,还会在意洗个鸳鸯浴么。

“就去……”阚莉犹豫不决。

刚才阚莉受创不浅,想必是行动不便吧,符飞似乎找到了阚莉还不去的理由,如果是这样,他这个罪魁祸首就得帮忙了。“不如我陪你一直洗吧!”

“想得美,不要……”虽然疼痛,但阚莉还没到这样不堪的程度,她接着道:“闭上眼睛,不准看!”

“哦!”符飞顿时明白了,原来是女人的害羞做鬼,又不是没看过,刚才还全部抚过了呢,看看有什么嘛,但符飞还是觉得尊重女人的意思,很干脆的闭上了眼睛。

阚莉见符飞这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伸手在符飞面前摆了几下,见符飞没反应时,轻轻的移下床去,虽然够慢够轻缓了,但在下床时还是不小心的触疼了受创的伤口,忍不住轻呼了一声,“哎呀!”

“怎么了?”符飞连忙张开眼睛,急忙想看女人是什么了究竟。

已身处床边下的阚莉来不及拉被单遮住她那赤裸的身躯,衣裙刚才又不知丢到什么地方了,阚莉本能的双手交叉挡在胸前,遮了上面顾不了下面,连忙空一只手又挡住,嗔道:“不准看,快闭上!”

都已经看光了还遮什么,符飞暗笑,用最火热的眼神盯了最后一眼,很听话的缓缓合上眼皮,直至留下一条细缝,朦胧着欣赏着眼前无限春光。

我的恐龙无限钻石

烈火如歌手游

上古封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