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宦妻续续写6潮落有时

发布时间:2021-01-22 06:47:27 阅读: 来源:香薰机厂家

人的欲望是很奇怪的东西,得不到时渴望占有,得到以后很快就会厌倦。

自从田浩家的卧室向秦书记完全敞开,三人行的禁忌之美迅速消逝,乐趣也

随之骤减。当新鲜感逐步消散,田浩这个丈夫显得越来越碍眼了,就连美少妇的

娇美容颜也在逐渐失去它的吸引力。在几次「联欢」之后,秦书记明显有些意兴

阑珊了,连带着对白芸也冷澹下来。这种转变令田浩和白芸非常不安,他们做到

这一步,已经付出了太多牺牲,如果秦书记从此对他们失去兴趣,他们该何去何

从?

「这可怎么办?」田浩搓着手,坐卧不安地在屋里打转,不停地向白芸抱怨,

「秦书记的兴致不高,已经好几天没来咱们家了。你说,他是不是玩够了,不想

要你了?」

这个假设让白芸很受伤害,不管她和秦书记的关系如何的不正当,她作为女

人的优越感都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丈夫的话说得太直白了,一点都没有考

虑她的感受,让她格外受不了。

「他不来才好!」她气鼓鼓地回顶过来:「乐得清静!」

田浩见妻子恼了,顿时软下来,耐心解释道:「不是啊,阿芸。这一期的党

校学习马上就要结束了,下面就是干部考核的关键环节,要是秦书记在这个节骨

眼上不帮忙,咱们以前的努力就全白费了。」

「他不来,我有什么办法?」见丈夫心急火燎的,白芸的心也软下来,却也

无可奈何。

「你说,咱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他了?」田浩急切地转换着思路。

「没有吧,」白芸顺着他的意思回想了一会,说道:「他上次来,玩得很好

啊,第二天早上还搞我来着。」

「咦?」田浩却不知道有这个插曲,面露疑惑之色,「还有这事?我怎么不

知道?」

白芸脸一红,解释道:「他那天醒的早,也不吱声,就在旁边悄悄地搞我,

把我也搞醒了…」

「然后呢?」田浩追问道,他并不在意秦书记和妻子之间的这种花絮,只关

心导致秦书记兴趣缺缺的蛛丝马迹。

「没有然后啊,」白芸简单地叙述道,「然后你也醒了,秦书记就装作什么

事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大家一起起床洗漱吃饭上班,没别的了。」

「多长时间?」田浩感觉有点不对头,皱着眉头寻思了一会儿,又追问道。

「什么多长时间?」白芸迷惑地问。

「他搞你,搞了多长时间?」

「前面有多久我不清楚,我醒了以后,他又搞了十多分钟吧。」

「射了吗?」

「没射。」白芸摇摇头,秦书记的能耐怎么样,大家都知道,田浩这是明知

故问。

「你感觉怎么样?」田浩又追问道。

白芸头一低,小声道:「挺好的。」

田浩一愣,对妻子的淫荡很是无语,只好再次问道:「我的意思是,你感觉

他是想随便搞几下,还是想结结实实地大搞?」

这一下,白芸真的脸红了,她不但答非所问,还透露出自己当时的感受,真

是丢人丢到家了。窘迫之间,她决定不再跟随丈夫的步调,反问道:「这有什么

关系吗?就是搞了一小会儿而已,没什么的。」

「我感觉有关系。」田浩的神态凝重起来,紧接着语气一转,懊悔地说道:

「看来是我醒的不是时候,要是晚醒一会儿,让他射出来就好了。」

「不会吧?」白芸不以为然,「他要是想射,你又不会拦着,跟你醒不醒有

什么关系?」

田浩叹了口气,耐心地说出自己的推想:「我是这么想的,秦书记之所以趁

我睡着的时候悄悄地搞你,图的是个偷字,我一醒,他的计划就被打乱了。他固

然可以当着我的面继续搞你,但如此一来,这个「偷」的意境就会被彻底破坏,

所以他才及时收手,宁可不射精也要维持已有的局面。」

白芸听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在三人关系已经达到这种程度的情况下,秦书记

竟然还能搞出偷情的把戏,而且还坚定不移地贯彻执行。惊诧良久之后,她才迟

疑地问道:「那,那可怎么办?」

「只要他还有想头就好,」田浩以为找到了问题所在,很快冷静下来,心里

盘算了一下,对妻子面授机宜:「这件事咱们必须投其所好。他不是喜欢偷吗?

咱们就让他偷。」

「那怎么办啊?他这些天连个电话都不打。」白芸还是一筹莫展。

「不用担心,他不打过来,你可以打过去。」

「那我说什么呀?总不能跟他说,你来偷我吧,这话我可说不出口。」

「你跟他请假。」

「请假?」

「对,请假。」

于是,在田浩的鼓动下,白芸拨通了秦书记的电话。在电话里,白芸告诉秦

书记,这些天田浩的学习任务很重,每天都忙不过来。为了不影响他的学习,白

芸恳求秦书记短时间内不要再搞3P了,以便让田浩保持足够的精力。

白芸的请求正合秦书记的心意。对秦书记来说,强势介入人家的夫妻生活绝

对是一道顶级的大餐,但大餐不比家常饭,天天吃可受不了。经历了几次之后,

他已经开始厌倦了,审美上的疲劳令他丧失了继续寻欢的动力。这几天,他一直

在犹豫着,是不是找个由头从这个温柔陷阱中脱身出来。他想回到从前那个随时

可以占有白芸的状态,但是,考虑到三人之间已经形成的私密关系,再像从前那

样把田浩排除在外显然是不合适的,总不能说,我现在不想带你玩了,你靠边站

吧,即使是面对田浩这样的软蛋,他也张不开这个口。所以,在萌生退意之后,

他已经开始考虑给他们之间的关系降降温,也包括白芸在内。他从来都不缺女人,

以前的那些老相好老部下,已经很久没聚过了,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叙叙旧。白芸

的电话正好在这个时候打进来,提出的建议正好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所以,他

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下来,也把白芸后面要说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田浩夫妇想凭借一个电话把秦书记勾来的计划泡汤了,但也恰到好处地把秦

书记从进退两难的窘境中解放出来。但是,他们两个并不知道自己帮了大忙,见

秦书记顺水推舟,干净利索地解除了他们之间早已约定成俗的私秘约会,顿时慌

了神,双双陷入被抛弃和被疏远的惶恐之中。

重获自由的秦书记,如困鸟出樊笼,马上恢复了风流本色,重新开始了四处

猎艳的浪荡生活。一段时间以来,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白芸身上,原来那个以

他为中心的淫乱小圈子失去了他这个主心骨,活跃程度大幅下降,已经沦落到名

存实亡的境地。如今事易时移,早先强烈吸引他的磁石已经变成他急于逃离的对

象,老花花公子高调上演了一出王者归来,那班狐朋狗友闻风而动,各种名义的

淫乱私宴一场接一场,大有死灰复燃卷土重来之势。

请托的,求情的,行贿的,送礼的,各种各样的人物纷纷在他跟前亮相,很

多人都以美女为敬献和输诚之礼。有人带来妻子,有人带来女儿,有人带来亲戚,

有人带来朋友,更有甚者竟然带来自己的儿媳,白芸学校里的那个姓林的体育老

师就是把儿子的未婚妻送了过来。林老师摊上的事,正是因为骚扰白芸。白芸不

堪其扰向秦书记抱怨了一次,于是林老师就被停职调查了,结果发现有很多女老

师都被他骚扰过,属于情节比较严重需要严惩的那种。面临着被开除的下场,林

老师在惊骇之下赶紧四处请托活动,好不容易走通公安局刘局长的路子,这才有

了公案私了的可能。但这样一来,他儿子那个才订婚两个月的未婚妻就倒了霉,

先是在林家人的安排下酒后失身于刘局长,然后又被当作筹码送到秦书记跟前。

秦书记暗暗苦笑,自己虽然好色,但也不至于来者不拒,但这些人闻风而来,

显然都把他当成了色中恶鬼。其实在具体的权力运作中,怎么收礼,怎么办事,

体系内中都有明确的分工。像这种私密性的聚会,组织者负责收钱收礼,也负责

打点托办的事项,什么事能办,什么钱能收,都有一定的章程,事后分脏也自有

一套规矩。秦书记负责把关和背书,背书的方式之一就是收用请托者带来的女人,

所以,不论美丑他都得搞一搞,反过来说,他要是不搞,对方反而会疑神疑鬼放

心不下。秦书记哀叹,老子闭关数月,修心养性,甫一出关,怎么就遇上这么多

的破事?殊不知,正是他数月来的不作为,才导致今天的井喷之势。

在秦书记的众多部下当中,刘局长算是比较亲近的,他是秦书记的表小舅子,

对秦书记的家事格外热心。秦俊就要出国了,已经办好了移民手续,刘局长以此

为由也举办了一场私宴。因为是私宴,所以来赴宴的基本上都是自己圈子里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让秦书记在「百忙」之中获得了宝贵的喘息机会,在这

个晚上,他终于可以摆脱那些「公务」了。

然而,他最终还是不得清闲。随着部下们一一驾临,他惊讶地发现,在这短

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这些家伙身边的女伴全都换成了新人。这些新人一个比一

个年轻,一个比一个漂亮,争奇斗艳,各领风骚。老大迷途知返,重回革命队伍,

让这群官宦喜出望外,当务之急就是勾通感情,而勾通感情的最佳方式就是向老

大引荐自己的新女伴。于是,秦书记又被女人们包围了,部下们的面子不能不给,

他只能勉为其难地一一受用。

喧嚣过后,秦书记独自一个人走上阳台,面对着缤纷的夜色陷入长久的沉默。

在他身后不远处,秦俊望着他的背影,脸上也露出复杂的表情。秦俊一直很

清楚,自己能在社会上混得风生水起,靠的就是老爹的身份和地位,所以他一直

对老爹心怀敬畏。如今,老爹就要失去权势,他也要移民国外,原有的畏惧感渐

渐澹去,却多出来几分发自内心的关怀。作为优哉游哉的公子哥,他以前是从来

不用考虑人生和事业的,但最近出国的事情逼着他去想以后失去老爹的庇护他应

该怎么办,想的越多越能体会到老爹的好,心里面自然而然地对老爹产生出新的

感情。他已经听说了,老爹这几天情绪不高,肏过的女人有几十个,却没有射过

一次精,对于男人来说,这显然不正常。

「爸。」秦俊小心翼翼地上前打招呼。

「嗯。」秦书记面露微笑,对秦俊点头示意。他这个儿子,没什么出息也不

怎么闯祸,算是比较省心的,如今就要放飞出去,心里总有几分难舍。

「小金这会儿闲下来了,要不要让她过来陪陪您?」小金是秦俊新交的女朋

友,才十八岁,是某大学一年级的女生,人长得漂亮,思想和性格又放得开,在

他们这个小圈子里如鱼得水,极受欢迎。在秦书记忙于应付众多女人的时候,小

金也沦入众多男人的包围,这会儿她正斜靠在吧台上,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喘息着,

显然是刚刚逃出重围。

「……」秦书记抬眼向小金那边看了看,神色犹豫。

「小金一直都让他们戴套的,那里还很干净。」秦俊猜测着老爹的心思,继

续劝说,「当然了,您要是想要她,肯定不用戴套。」

在此之前,秦书记玩过秦俊的每一个女朋友,尤其喜欢跟秦俊一起玩。这种

近乎乱伦又不是乱伦的游戏很合他的口味,秦俊也深得其中三味,一直都积极主

动地予以配合。今天,为了提振老爹的低迷情绪,秦俊不遗余力地鼓吹动员,甚

至精神振奋地发起挑战:「咱们爷俩儿已经很久没有一齐上阵了,今天再来比试

比试吧。」

但秦书记仍然无动于衷,眼中的萧索之色更浓,看来是真的失去了兴趣。

秦俊见实在劝他不动,只好悻悻作罢。又等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说道:

「您还在想白老师吧?这么多的女人,就没有一个能比过她?」

秦书记一愣,他这些天留连于花丛,搞了很多女人,但这些女人要么脂粉味

太浓,要么功利性太强,没有一个能让他心动,搞来搞去,越发地让他感觉没意

思。听秦俊这么一说,白芸那张甜美的笑脸马上映入脑海,怀念的情绪忽地涨满

心房。白芸,原来自己一直在想她。

「既然您这么想要她,我找人把那个田浩做掉算了。」秦俊狠声道。

秦书记苦笑着摇摇头,叹道:「问题不在田浩身上,他不但没有妨碍我,还

愿意跟我一起睡他的老婆。」

「原来是这样。」秦俊不由得暗暗称羡,又问道「您这几天重出江湖,我还

以为你们断了关系,听您这么一说,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嘛。既然那边一切顺利,

您怎么还跑到外面来折腾?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这个事,说来话长……」秦书记很难得地在儿子面前尴尬了一回,无奈地

向儿子全盘托出:「他们夫妻的感情很好,我也有意维护他们的感情,这样玩起

来才有味道,然而最近……」

秦俊听到最后,终于弄明白老爹的难处,说白了就是3P玩够了,不想再带

田浩玩,又不好意思说,只好躲到外面来。出现这种情况,其实是当局者迷,秦

俊感觉并不难办,他自己就想到了好几个可行的办法。然而,就在他打算张口说

话前的一霎那,另一个绝妙的主意忽然冒了出来。那个体态娇小,容貌清丽的绝

美少妇,不也一直是自己魂牵梦萦,梦寐以求的吗?

六合ios下载

三国急攻防手游

天龙八部3d免费版ios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