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宣武飘缈录第一二章

发布时间:2021-01-22 08:11:25 阅读: 来源:香薰机厂家

宣武飘渺录第一卷第一章逃狱归乡

寂静之夜,天云宗海天牢苦狱中,一个瘦弱无比的男子无比寂寥地躺在死牢

地上,身上遍布的鞭痕隐隐又有血迹渗出,显然他被拷打的无比惨烈。那男子名

叫韩夕枫,是宣武王朝的二皇子,现在在天云宗海作为质子。正当夕枫哀怨叹息

之时,地上传来嘻嘻嗖嗖的声音,死牢泥地中央突然泥土往外翻动,露出一个方

尺见宽的圆洞,从中钻出来一位身材玲珑剔透的妙龄女子。刚见到躺在地上的夕

枫就着急叫喊「公子,公子快起来,苦荷来救你了」夕枫也微微抬起头,见到那

久违的俏脸,也高兴起来。张开干枯毛躁嘴唇,用苦涩的声音回应着。「辛苦你

了,苦荷」。「应该的,公子快走吧,晚了就来不及了」说完,苦荷赶紧把夕枫

扶起来,从挖出的洞钻了出来。

天牢外早以等候一辆马车,苦荷将公子扶上马车后,车夫就驾起马车,一路

向西急驰而去。这时天牢人声鼎沸,灯火通明,一队队士兵倾巢出动,来搜寻越

狱的夕枫。而这一切都被一双明眸紧盯眼里。

马车内,苦荷小心翼翼地为男子清洗身上的伤痕,并为他套上一身干劲的衣

服。「公子,前面都以打点好了,我们马上就可以逃出去了。他们对公子真的狠

心,打不过宣武军,就把气出到您的身上。」苦荷俏眸含着冰晶的泪水低声说道。

夕枫则似乎伤了元气,紧闭双眼,一动不动躺在苦荷的玉膝上。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星夜兼程,赶到波涛汹涌的无尽长河边。「公子,我们

到了天云宗海边境了,过了这汲水河,就是宣武的地界了,公子你就彻底安全了」

苦荷把夕枫扶出了马车,经过最近几日的调理,夕枫的身体红润了许多。「我们

暂且先在这里找个地方住下,过几天就有船来渡公子过河,公子稍安勿躁」。谢

过车夫后,一男一女搀扶着,往河边的芦苇荡里的地方走去。

汲水河,浩浩荡荡地向南流过,将这片辽阔平原大地一分为二,在丢失了东

昭城防线后,这条河就成为天云宗海对抗宣武王朝的天然屏障,河边也不时有军

士来回巡逻着。

躲过几道明岗暗哨,在芦苇荡里找到了一座已经荒废的道观,稍作打扫后就

先行住了下来。苦荷拾取了几捆枯芦苇,在有点破陋的大殿里搭了个芦苇堆,用

火折子升起火来,然后从背包里拿出几个馒头放到火堆上烤,熊熊的火焰将苦荷

的俏脸映得通红。

看到夕枫闭目养神,不由不解问道「公子是宣武国二皇子,地位尊贵无比,

怎么会到我国做质子,稍有不慎就会有杀生之祸」

夕枫似乎被问到了伤心事,原本紧闭的双眼睁了开来,盯着熊熊火堆静了好

一会儿,才露出苦涩的笑容回答道,「这皇子不做也罢,我母妃地位卑贱,只是

个侍女。只因父皇练功走火入魔看上了我母妃,不慎有了我,自此父皇神功在难

突破,父皇也视我为心魔。甚至从小将我逐出皇宫,让我在民间长大。直到前几

年前朝余孽在南方作乱,北方匈奴侵犯边疆,为避免三面受敌,父皇就让我到天

云宗海来作为质子,只是直到我出发都不肯见我一面。虎毒尚不食子,父皇真当

我是仇人吗。」夕枫越说越激动,苦荷赶紧握住夕枫的手,安慰他平息他的情绪。

等夕枫情绪稍微平复后,两位就用烤馒头喝着凉水狼吞虎咽起来,吃完准备

休息,这时远处突然出现了密集的隐隐火光,还伴随着狼狗的狂吠和人的大声嘶

喊声。看来这里的篝火引起了巡逻的军士注意,他们要过来查看一番。

苦荷赶紧收拾东西,和夕枫从后门仓皇而逃,军士似乎发现了踪迹,一路紧

追其后。感觉狼狗越来越近,两人一咬牙,跳下了河,沉到水里,狼狗失去了目

标,只能在岸边狂叫,军士也过来查看没发现人,只能在岸边驻足停留了一会时

间,然后施施然离去。

确定了追兵以经走开,两人从水里浮了上来,找了个芦苇荡的空地上爬了上

去,刚才的道观已经无法在去了,剩下的日子只能在这里休息了。

从水中爬了出来,两个人身上都是湿漉漉的,在身上自然难受无比。苦荷看

到夕枫强忍身上遍布伤痕遇水带来的痛苦感觉,当下俯身向前,为夕枫揭开湿漉

的衣物。苦荷身上衣服也失透无比,将她曼妙无此的身躯呈现出来,透过皎洁月

光,胸前至嫩艳红双点也清晰无疑。

夕枫闻着苦荷紧靠玉体带来的处子幽香,小弟弟不争气的硬了起来,无意间

刺到了苦荷的肉体。苦荷被硬邦邦的东西挺的有点难受,用玉手抓住那个东西,

轻轻地摇了起来。夕枫发出了舒坦的声音,苦荷突然想起什么,俏脸一红,垂下

玉首,低声道「公子坏死了」夕枫顿时欲火焚身,挺起身体,将苦荷压在芦苇上

为她宽衣解带起来。苦荷则毫无抵抗,任他为所欲为。

夕枫轻轻地揭开苦荷已经湿透的外衣,将它扔在一边。这时苦荷全身只剩下

粉红色肚兜和洁白的裘裤遮身,露出那雪白如象牙般的玉臂,和粉滑香嫩的小肚

子,美好身材暴露无疑。闻着夕枫散发的男儿雄风,苦荷羞涩的俏目紧闭,呼吸

也急促起来,可爱的小脚更是绷紧,不住加快的心跳显示了她无比紧张的心情。

夕枫将苦荷抱紧胸脯的玉手分开,边解肚兜的带子边安慰道「苦荷,我喜欢你,

给我好吗」?苦荷点了点头,同时微微抬起上身,方便夕枫的魔手。

粉红的肚兜被褪下来了,苦荷上身再无遮挡,娇嫩挺拔的雪乳随着她的急促

呼吸微微起伏,那稚嫩无比的娇小乳头犹如樱桃般含羞挺立在乳颠,乳头周围那

两圈乳晕更是红润艳丽,诱人无比。夕枫见状,俯下身来,含住苦荷的一颗娇嫩

妍红的小乳头,放在嘴里仔细品尝。尚是处子之身的苦荷立刻颤动无比,嘴里还

带出如仙乐般的动人娇啼。夕枫的手也不闲着,抓住苦荷的另一个娇乳揉捏着,

时而将她的雪乳变幻着各种形状,时而又轻拂摩擦着她那诱人无比的娇红乳晕。

雪乳传来的无比强烈的刺激使得苦荷轻扭倩腰,全身绷紧,僵直。而一阵又一阵

的快感直击大脑,使得她芳心迷乱,不理会人世间的发生的事情。

见苦荷明显情动,夕枫魔手便向下把她下面的遮拦彻底解放,而苦荷也微微

抬起她的翘臀,配合着夕枫的魔手。将苦荷的裘裤褪到小腿根部,夕枫便见到了

她浑圆玉美的大腿中间那一团黝黑芊嫩的芳草萋萋,肚子里欲火立刻便点燃了,

魔手也顺着苦荷的玉腿,滑入她那细嫩柔卷的芊芊阴毛从中,还要接着往下探索。

这时羞涩无比的苦荷本能的将一双修长雪白的美腿闭上,夕枫拍拍她的玉腿,示

意她放松。

将苦荷美腿稍微分开后,魔手便向前滑入她神秘无比的圣洁花园。一进入桃

花源,苦荷就抑制不住的颤动,纤腰不住左右轻扭以摆脱他的魔手。夕枫赶紧俯

身向前,将她压住,使她动弹不得。待到苦荷平复,放弃抵抗后,才用手指轻轻

触碰她那深邃幽暗的花溪。

夕枫用手指轻轻地触摸抚弄着苦荷那紧闭的柔美花瓣,感受着指尖传来的处

子带来的细腻感觉,心神不尤一阵激荡。手指轻轻一挑,苦荷那圣洁娇嫩的紧闭

花唇被挑了开来,魔手继续向那花境深处寻幽探秘。

异物刚侵入到苦荷的神秘圣洁的幽深花径,「啊。——」她便忍不住轻哼一

声,秀脸晕红无比,娇嫩软滑的阴唇也紧紧的夹住了夕枫那作恶的手指。夕枫则

小心翼翼的,一点点探索着那神秘花径内那娇嫩润滑的肉壁,指尖则传来处子肉

壁那嫩肉对他手指的紧夹缠绕。当手指探索到苦荷那娇嫩圣洁的阴蒂时,轻轻一

刮,「啊——」苦荷如同遭雷击一样,赤裸娇身猛的一阵痉挛,洁白玉手也紧紧

攒住地上的芦苇,阴蒂则跟着涨大。当夕枫魔手退出苦荷花径时,花径以湿滑无

比,手指也带出一丝淫液,苦荷则满目春情,嘴里也不住发出哦哦的娇吟,夕枫

知道苦荷已经欲火难耐,是时候为她开苞了。

「苦荷,我准备上了,待会有点疼,忍住没事,一会就会体验到人世间最美

妙的事情」夕枫对苦荷柔情的说道。然后把早以涨大无比粗壮的阳具挺向她的粉

红玉沟。狰狞鲜红的龟头向前一极破开苦荷的无比娇嫩的紧闭阴唇往她的花径深

处滑去,苦荷立刻发出满足的娇喘。夕枫忍受着苦荷花唇内层层叠叠的肉壁对他

硕大狰狞的龟头紧紧缠绕带来的压迫感,挺起腰杆向前滑行,直到顶到苦荷那纯

洁无暇的处女膜「苦荷,我爱你一生一世,」夕枫大声叫道,然后往前深深一顶,

丝丝缕缕鲜红茵茵的处子之血渗出紧紧缠绕肉棒的娇嫩阴唇,顺着肉棒往下流。

「啊——」苦荷吃痛道,一双玉手的十只芊芊手指也深深地抓进了夕枫臂膀的肌

肉中。夕枫知道苦荷的破瓜之痛,停下了刺破她纯洁处女象征的粗大肉棒,嘴又

轻含起苦荷的娇嫩如樱桃般的乳头来,待到她的赤裸娇躯渐渐松软下来,才挺起

腰杆,粗壮的肉棒在苦荷的幽深阴道不断钻探深入,随着她的阴道肉壁钻出的仙

汁玉液,直道她的花心深处,然后快速地蠕动起来。这时今人心醉神迷的刺激感

从花径深处一波一波直接涌向苦荷的心头,使她用不住的叫喊来来发泄她的快感。

随着苦荷阴道肉壁对夕枫肉棒死命地收缩勒紧,夕枫阳关一松,生命精华喷

涌而出,直接莫入苦荷的花心深处。在滚烫的浓精刺激下,苦荷也发出舒坦满足

的声音。夕枫也从苦荷娇嫩肉壁抽出已经软下去的小弟弟,然后翻过身去,沉睡

起来。只是他不知道,一个黑点从他的龟头钻入,顺着肉棒直到他的腹部深处。

寂静之夜,两个人就这样头脚相依,肩并肩的睡在一起。这时,远处传来清

脆的鸟鸣声。听到声音,苦荷抬起身子,看到夕枫仍在沉睡,注视了一下,芊芊

玉手飞快地点了夕枫的昏睡穴。然后平复一下破瓜带来的酸痛感觉,稍作打扮后,

向着声音疾驰而去。

发出鸟鸣声的是一女子,苦荷本以是天香国色,但此女子容姿却更胜一筹,

世间少有。苦荷见到此女子,单膝跪地「圣女安好,苦荷以准备妥当,蛊种也以

经种下,他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圣女把苦荷扶起「如今我天云宗海势弱,而宣

武对我国又虎视眈眈,只好出此下策,只是苦了你了」「苦荷不要紧的,只是我

不明白他在宣武无权无势,皇帝也不喜欢他,我们为什么要在他身上花如此功夫」。

「他在我国毫无用处,杀了只会给宣武借口。如今宣武众皇子不合,朝局紧张,

不如放他回去,说不定能够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呢,只是此次孤身一人前去,万

事要小心。」圣女怜惜地看着苦荷「苦荷受教了,我会小心的」。

夕枫仍在一旁昏睡着,对这里的谈话毫不知情,直到日上三更才幽幽的醒了

过来。回首一看,苦荷不知哪去了,正焦躁起来,准备四处寻找,苦荷背着一个

包走了过来「公子,苦荷刚去临近村落买了干劲的衣物,还有一些吃的食物,公

子快准备下,船就快到了」夕枫换好衣物,就狼吞虎咽起来,昨天的大戏实在太

耗精力了。夕枫边吃边问到「苦荷,你跟我走,一起去宣武怎么样」苦荷神色黯

淡「苦荷身是天云宗海的人,死是天云宗海的鬼,那也不去,公子只要记起苦荷

的好就行」两人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酒足饭饱之后,不多时,江中摇来了一艘乌蓬船,夕枫登了上去,看见江边

不住挥手道别的苦荷,心里一酸,猛地一咬牙,下了决心,走上前去,将苦荷拉

到怀里,并强拉着上船。「苦荷,我不能没有你,跟我一起走吧」夕枫紧紧拥抱

着,苦荷原本挣扎的娇躯渐渐软了下去,「公子,你坏死了,好吧,我跟着公子

一起,永远不要分离」。

两人坐在船仓里,听着艄公唱着动人的船歌,看着烟雾缭绕的江水,以及越

来越远去的渤海国,不知是何种心情。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别了,渤海。

第一卷第二章东昭纪事

乌蓬船在浩瀚无垠的江水中前行,江水波涛汹涌,一泄千里,似乎要将那小

小的乌蓬船所掩盖击碎,但船夫却气定神闲的站在船头划着桨,使得小船如履平

地,如此功力想必在武林中也排的上号。

船仓内,夕枫和苦荷相拥在一起。夕枫一边闻着处子变成少妇带来无尽风情

万种,魔手一上一下,顺着苦荷顺滑洁白的小肚子和粉嫩的香颈滑进她的小肚兜,

揉搓起娇嫩的小乳头来。另一边则对她湿吻起来,苦荷只能发出呜呜的沉吟。

「碰碰碰」,这时,外面传来一阵敲门声「客官,宣武快到了,请做好准备。」

夕枫吓了一跳,赶紧把手从小肚兜里收了回来。苦荷白了他一眼,坐直娇躯,整

理敞开的襟头,然后满目春情的看着他。夕枫虽欲火焚身,也不敢放肆,就这样

一直揉着怀中玉人。

乌蓬船静静地停在宣武岸边时,以接近黄昏,斜阳似血,霞光满天,映红了

一池江水。夕枫和苦荷拜谢了船夫,随着江堤慢慢前行,感受着故土带来的泥土

芳香。前行没几步,一队军士就围住了他们。

为首的队长仔细地观察这两位不速之客,见到他们一身天云宗海装扮,纷纷

亮出兵器「老实交代,你们从渤海来干什么。」夕枫挺上前来,掏出玉佩「我乃

宣武二皇子郝连夕枫,刚从天云宗海归来。」

周围军士一脸犹豫,不敢相信,但夕枫一脸贵气,以及那玉佩在夕阳下泛起

的阵阵银光显示出的尊贵,使得队长一愣,许久才道。「殿下见谅,最近这里多

了许多天云宗海探子,我等也是奉军令巡查,先请二位前往军营稍作休息,待到

秦主帅巡营归来,我等再向殿下赔罪」说完便将夕枫二人押到军营的单独小楼严

加看管起来。

看着楼前不住来回巡逻的士兵,夕枫不尤自嘲道。「在天云宗海我是囚犯,

暗无天日,没想到回来了也被关押起来」。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对于那些军士的

小心也是理解,胡乱的吃了一顿晚餐后就和苦荷各自睡了下去。

不知睡了多久,一声号角吹响,将熟睡的夕枫惊醒,透过院落围墙的间隙,

宣武军正在出早操,整齐划一,声势浩荡,看的夕枫激动不己。每个男儿心中都

有一个强军梦。苦荷也默默的站在夕枫的一旁,只是与夕枫满脸激动不同,苦荷

的神色有些忧愁,双手紧紧攥拳,不能自以。而夕枫则在兴奋当中,没能发现苦

荷的异样。

吃过早餐后,夕枫只能百无聊赖的搬张躺椅坐下,数着蔚蓝天空飘过的云,

苦荷在一旁轻轻捶揉起他的肩膀。接近傍晚时分才有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将军推开

门走了进来。

女将军身穿红色裙摆,银色华丽精美的铠甲包裹曼妙的身姿,乌黑秀丽的长

发轻轻飞舞,一双秀眉英气十足,目光如划过寒夜的匕首一样锐利,一根火红纤

长的赤练绳圈在腰间,散发出一股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让一般人都不禁低头不

敢直视她,女将军玉手别在纤细的腰间,骄傲地挺起傲人的胸脯,施施然走了过

来。

夕枫赶紧起身行礼「夕枫参见皇嫂。」女将军竟然是宣武大皇子殿下正妃秦

云妍。云妍赶紧将夕枫扶起「皇弟不必多礼,快快起来,你这一路辛苦了,这里

口杂,随我一起去大殿详聊。」云妍有意对着苦荷说道。「皇嫂,这位姑娘叫苦

荷,在渤海平时多受她的悉心照顾,也是多亏她才能逃出牢狱回归宣武。」夕枫

示意道。「苦荷姑娘,感谢你对夕枫的照顾,我和夕枫有要事相商,等它日有时

间定重重相榭」云妍对苦荷抱拳示敬。苦荷赶紧拘礼说「苦荷照顾公子是应该的,

你们有要事相商就先去,不用理会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接着夕枫便与云妍一起到军营正殿坐定,左右奉上茶后,夕枫便问道「皇嫂

为何不坐镇京城,而冒险到这前线来呢」。云妍似乎有点一言难尽。「你皇兄元

琰在现在在朝堂的日子不好过啊,圣儒道院掌教以收曦月公主为关门真传弟子,

定北军柳梦然小姐也不日将与河洛白家联姻。」夕枫被这一连串的信息唬的一愣

一愣的。

圣儒道院乃天下儒生的圣地,为正道翘楚,在江湖则除暴安良,安定一方。

在朝堂则一身正气,治国平天下。现任掌教为玄清远,一身玄心正决出神入化,

被评为十大高手之一。在宣武老太师仙逝之后,玄清远就被誉为儒道至尊,正道

领袖。曦月公主夕枫则见过几面,,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冰雪玉灵。为当今宣

武皇贵妃白依若所生,与三皇子辰霄一母同胞,三皇子也是大皇子争夺皇位的最

大对手。圣儒道院一直是大皇子的坚强后盾,但此刻曦月入主,想必要多生波澜。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定北军与白家的联姻。河洛白家,当今宣武最大的门阀,

白家家主白圣逸同为十大高手之一,也是皇贵妃白依若的亲生父亲。手下精兵良

将无数,驻守河洛地区,抵御匈奴大军的窥探。而定北军同样驻守北疆,和白家

一样抵抗匈奴,现任定北将军柳海龙是当今圣上一起玩到大的玩伴,是圣上的绝

对心腹,妻子也是皇族中人。两家若联姻,三皇子将得到整个北方大军的支持,

即使当不成皇帝,割地自立也是没有问题的。

大皇子却因先前生母明静皇后在时圣上对他的打压,使得他无法插手军方,

等到皇后太师先后去世,三皇子崛起,在白家的支持下,形势以然逆转,不得以

之下大皇子匆忙之下与军方世家秦家联姻,以抗衡三皇子。

「元琰帐下能人异士虽众,领兵打仗的人却不多,家父最近身体又不好,我

只能上得前线接替家父,以免军权在落入辰奕之手中」。夕枫虽惊讶于在天云宗

海作质子时朝堂之上发生的巨大纷争,只是他是个闲散皇子,无权无势,对此无

能为力,只能安慰起云妍来。

过了一会儿云妍想到什么又自信起来,挺了挺傲人身姿「妙隐斋圣女明空月

小姐准备下山,勘正天下,明空月小姐心智武功皆冠绝当代,定能扭转乾坤,济

世救民。」

夕枫虽不在江湖,但也听闻她的传说。妙隐斋和圣儒道院同为白道两大圣地,

与道院弟子久在江湖行走不同,隐斋圣女则很少入世,隐斋上代圣女出现在尘世,

还是前朝时期。前朝末年,朝廷残暴不仁,民众流离失所。圣女言慧心毅然入世,

联合武林正道,推选宣武太祖皇帝为盟主,在白家等门阀的支持下,一举推翻了

前朝残暴统治。言慧心更是迫使当时第一高手,前朝末帝皇叔云风清退隐江湖,

不知所踪。言慧心也飘然仙去,退隐山门,连太祖登基都未参加,给当时的武林

一众豪杰只余留空想。如今朝廷局势动荡,稍有不慎就会烽烟四起,加上匈奴在

一旁虎视眈眈,这也是这次明空月小姐下山的原因。

夕枫对云妍道喜,并表示如有帮忙一定尽力相助,这倒不是夕枫想加入大皇

子阵营,只是皇贵妃盛气临人,对他母子多有责难,想必三皇子继位,他们日子

更不好过。同时他也羡慕起大皇子起来,有如此绝色美女为其出谋划策,更有可

能登上大典。

两人又聊了些家常,待到夕枫回到小楼,已经是深夜时分。苦荷看样子等的

时间久了,直接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夕枫本不想打扰她,但苦荷还是张着朦胧的

眼睛四处查看,看到夕枫回来高兴起来。

夕枫看到苦荷因海棠春睡而导致的衣襟大开,露出里面诱人的小肚兜,一股

欲火充满小腹,小弟弟也硬了起来。直接让苦荷趴在桌子上,褪下她的下身裘衣,

小弟弟一杆入洞,在苦荷的诱人阴道抽插起来,苦荷也回过头,主动吻上夕枫的

嘴热烈地回应起来。夕枫虽然在享受这男女交合带来的无上快感,但这是满脑子

想的却不是苦荷,而是自己的皇嫂,飒爽英姿的女将军秦云妍,想着那一身戎装

都遮不住的傲人双峰。夕枫感到好奇怪,草草的将精液射入苦荷体内,便各自睡

去。

在床上,夕枫双眼虽紧闭,脑子却天人交战,一会儿梦到自己和云妍赤裸全

身共骑着一匹马在无尽草原上飞驰,一会儿又梦到自己飞到那妙隐斋和那明空月

一起双宿双栖。就这样一直到日上三更,云妍过来敲门,请他们一起返回都城。

龙城决游戏安卓版

时空召唤

正宗四川麻将单机版下载

新大话梦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