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薰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薰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实习医生艳情录正文第55章新的喝彩

发布时间:2021-01-22 09:15:05 阅读: 来源:香薰机厂家

阚莉休假了,那她的病人及带的学生都要转交科里的其他医生,接病人时很麻烦,就像刚接到一个新病人,医生得亲自去看看病人的病情,还要像写病历那样写接班记录,每个医生的接管的病人都很多了,谁也不愿意多接一个负赘,何况武警医院不像其他医院,每接一个病人都有提成的,而是有着固定的工资及奖金,想多拿一些都不行。

当主任李建秋问谁个愿意接手阚莉的病人时,原来还在吱吱喳喳的医生个个都闭上嘴巴,你推我我踢你的,有意无意避开李建秋的眼光。以往当然不少类似的情况,李建秋也不再征求医生们的意见,自作主张把阚莉的病人分给了目前所管病人最少的医生,虽然分到病人的医生有抱怨,但李建秋很聪明的当没听到,谁叫在内科他是老大,安排给你的任务就要执行,那是军人至高“命令”!

学生与病人就不一样了,学生在医生里很抢手,因为一个医师带了学生之后,就可以支配那个学生帮他做一些基本的东西,他只要看病诊断就行了,他这样就乐得轻松,反正导师叫你做什么都有他的理由,而且实习医生想拒绝都不行,实习医生是来学东西的,导师叫你做还说明他看得起你,教你熟悉医生看病的操作程序呢。

但也有一些医生工作很认真谨慎,对病人特别负责,就是连一点小小的事情也要自己动手,就拿内科的高建国来说,他就是这样的人,在别人为挣到符飞打个头破血流时,他当没看见听不到的独自在工作。

对于分配符飞和蓝亦晨,李建秋很和气的征求两人的意见,他们两个在科里呆了很长的时间了,对那些医生也算有点了解,可以自己选择跟喜欢的医生。

蓝亦晨选择了一个级别为副主任医师的欧巴桑,她的理由就是这位医师是科里唯一一位没带学生的,不过符飞知道,这个选择算她还有点眼光,这位欧巴桑是内科里所有女医师中最有临床经验的,而且话很少,跟着她错不了。

而符飞在众医生拉拢中,选择了没参与争论的几个医生之一的高建国。对两人的选择,李建秋满意的点了点头,吩咐两人自己向他们的导师报道,他自己就跑去主任办公室图个清净,医生们的怨言都要把他的耳朵弄出老茧来了。

高建国原先带的学生在上周也转至其他科实习了,现在他可是一身无事也乐得轻松投入工作中,对符飞选择跟他好象很意外,指示符飞坐在一边,他边写病程记录边问道:“小符,怎么跟我了,那边正争着要你呢?”

其实在符飞做出选择后,医生们也许一时心血来潮,一过高潮期就降下来了,科里已渐渐安静下来了,大家都开始做着自己的事情,那边哪有高建国所说的还在争论呢。符飞耸耸肩膀,无所谓的样子,表示自己跟谁都没关系,重要的是高建国最适合带学生的标准,高建国虽然年轻,但他可是心血管内科的一个权威,原先符飞的阚莉是呼吸科的,要选也就得不一样的专长的医生了,内科的病人很复杂,有些病人可是很多病一起复发的,多跟另一个医生学习总没错。其二,高建国目前是科里没带学生的医生之一,哪像某些医生,自己带了一个还要争,再则,跟着高建国有着别的医生不可多得的好处……

高建国不一会便写完了接班记录,习惯性的把工作站页面关闭了,他站了起来,对符飞道:“小符,你的理论知识很扎实,内科的基础操作你也熟悉了,我就不多说了,过来看看我们病人的病历,熟悉下我们的病人,等下我们就去巡视病人,我先去过过下烟瘾……”

符飞应了一声,便坐上高建国让出来的位置,一看屏幕,工作站都没有,怎么看病人?于是他向高建国问道:“高老师,帐号是什么?”

高建国点上一根烟,才不紧不慢的道:“工作站帐号是gaojg,密码是MynameisGaojianguo,每个单词第一个字母。”

符飞打开工作站,试着按高建国说的登陆了几次,每次都提示密码错误,是不是自己计错了英语单词,难道是mane不是name,符飞换了个字母,还是密码错误,对高建国疑问道:“怎么登陆不了,提示密码错误。”

“怎么会?密码是MNIGJG。”

“是mnagjg没错,但进不了。”

“不是吧,你输入的是小写字母吧,要大写的。”

“你不早说……”

“什么?没听清楚。”

“没什么,我说可以登陆了。”

“哦,那你看吧,有什么不知道可以问我。”

高建国一根烟点完,符飞才看到一半,在高建国的叫唤下,符飞跟着高建国出了办公室,高建国从护士站拿出两个一次性口罩,一个递给符飞,两人就开始查房了,不知道高建国给口罩自己来干什么,他自己也就把口罩放到白大褂里没带呀。符飞拿着口罩,以前他跟阚莉的时候查房从不用口罩的,不明它的用处,有样学样的把口罩丢到白大褂里。

高建国查得很慢,对每一个病人,无论是小病重病的,他都详细的了解病人各种情况,边看边给符飞讲解那些患者的情况,一些典型的病例,他得详细的解说了一遍,还说明他现在给病人用了什么治疗等等,符飞不由吐吐舌头,看来他真的选对人了,看高建国侃侃而谈的表情,符飞就不敢怀疑这个医生就是个好医生。

一个挨着一个问诊检查,最后高建国在45床病房门前站住了,符飞刚才没看到45床的病历,也不知道里面住着什么人,但一看病房门口紧闭,门上的探视窗口给一张白纸遮住了,纸上写着大大的“谢绝探视”四个字,就知道里面这位患者不简单。

“我们总共是18个病人,接上刚接班的33床,就19位,这个是最后一个了,白血病患者,带上口罩再进去。”高建国拿出口罩戴上,推门而进了病房。

以前自己也跟着阚莉管理过白血病的患者,进病房不需要带口罩的呀,符飞不明为什么这个要,听话的把口罩戴上,跟着高建国进了病房,原来里面住着一个武警战士患者,这个患者脸色苍白,看到高建国进来便面带微笑和高建国打了招呼,符飞从病床头前的床卡知道这个患者才19岁,名叫米建飞,这名字还真跟他们两个有缘分的,高建国的建,符飞的飞,可惜年纪轻轻便得了白血病,这病的治愈率好小的……

高建国似乎对这个米建飞很重视,比其他病人更详细的了解他的病情,米建飞也比其他病人合作,有问必答,还把自己的情况详细的告诉高建国,这次高建国没给符飞介绍米建飞的病情,但符飞还是明白此时这个米建飞的病到了非常时期,怪不得他们要带口罩才可以进了。高建国说他目前用上了最好的药物,很快就可以控制住病情了,他要米建飞好好休息,才带着符飞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高建国回到办公室开始给病人开新的医嘱,他边开医嘱边让符飞帮他写申请检查单,符飞对这些可算是熟到不能再熟了,很快就搞定,但高建国并没要符飞写病人的病程记录,他自己亲自动手,符飞空闲了下来,高建国才详细的给符飞解释米建飞的病情,说到最后,他不由的叹了口气。

高建国突然停下,转身对着符飞很正经的道:“小符今后有什么打算,当医生还是想做什么?”

符飞被高建国问得一楞,怎么人人都在关心这个问题,看着高建国像个要和他谈心的朋友那样真诚的表情,符飞犹豫了下,才勉强挤出点笑容道:“目前还没什么打算,先实习完了再说吧?”

“没打算?以你的才能,想考个医师是很容易了。”

符飞脑子里转了几个弯才说道:“目前我也不会什么,我想多半是做医生了。”阚莉,刘佳欣等自己认识的人都是从医的,自己以后也一样会从医吧。

高建国突然笑道:“你还不会什么,说出来人家会笑话我们了,单是你那手好字,走到哪里都可以吃得开了,不过,你是真的喜欢当医生?”

符飞竟答不出来,他不知道要说什么,说了好象也不是自己的本意。

高建国见符飞不说话,突然又叹了一口气:“将来医生是越来越难做了,亲苦不说,看着病人却是束手无策,看着病人离去,虽然我们医生已经习惯了,但有的点病人家属不好相处,搞不好还要跟家属打官司……”

符飞知道,在医院工作的人都知道,在外面人人都说医生吃香,但熟悉内情的人都知道,医生虽然不是神,也不容易做啊。

符飞摸不着实际的道:“看看再说吧,现在我还没想过这些。”

“以后做什么要好好考虑,我看你以后干什么都有前途的,不像我们,不干医生就没别的了。”高建国说完,又继续写他的病程记录了。

符飞也郁闷的呆在那里看着高建国写病程记录,李建秋经常夸赞高建国的病例写得好的,而且院里也曾多次表扬过高建国写的病例,符飞这一看,语言简练但又能详细记录患者的病情,果然是名不虚传。

高建国很快把病程记录写完,他就找那些烟民医生开始吞云吐雾闲聊了起来,符飞现在不跟阚莉了,那个野蛮女也不再找他麻烦,竟觉得一个人呆着无所事事,便掏出电话与李雪君闲聊起来。

过了一会,李建秋走到办公室门口,向符飞招手道:“小符,过来?”

符飞挂上了电话,走到李建秋旁边问道:“主任,有什么事吗?”

李建秋很简单的道:“洗手,下班!”

“下班?”符飞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有半个小时才到下班时间,一时蒙住了,这里不是讲究只能到下班时间才可以走的吗,昨天又不是他值班可以早走。

李建秋拍了拍符飞的肩膀,又道:“我说洗手下班,快点。”说完,他便返回了主任办公室。

符飞询问的目光看向高建国,第一天跟着高建国就早退,这样好象不太好,高建国好象知道符飞的心意,笑着对他道:“李老叫你洗手过去帮他忙,去吧,别让他等了。”

哦,还以为又什么好的事情呢,竟然叫自己提前下班,原来是要找人帮他做事,符飞赶紧脱下白大褂,到了主任办公室才知真的如高建国所说,主任找他做事了,是帮他抬一个刚买的电风扇回去,这个很简单嘛,符飞二话不说,单个人把风扇放在肩上,跟着李建秋后面下班了。

走出住院大楼,李建秋抽了一根中华递给符飞,边问道:“小符,抽烟不?”

符飞谢绝道:“我不抽烟……”

“男人哪有不抽烟的,拿着。”李建秋把烟塞到符飞嘴巴上,然后掏出火机便给符飞点上。

这香烟符飞多年前是试过,家里人知道了叫他不要抽,他此后就没碰了,现在李建秋的好意不便再拒绝,只好学着抽起来,发现其实有时候点上一根烟舒舒心也是好的,怪不得科里的医生明知道香烟有害,还是有这么多人吸了。

李建秋笑道:“这样才对嘛,小符呀,你跟我们的小阚怎么样了?”

符飞吐了口烟,装傻道:“什么怎么样?”

李建秋露了心神意会的笑容道:“就是那个了,别以为人老了就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

“你们的事你还不知道?”

“就是不知道。”

“小阚回去的那天,我好象看到一个男人送她了,是不是你?”

“还是不知道。”

符飞很干脆不肯透一点口风让自己过个耳瘾,李建秋只好笑着自团其说引诱道:“那你想不想以后留在这里工作陪着小阚呢,只要我推荐,你马上可以成为这里的医师。”

符飞想也不想直接道:“我还没想过工作的事。”

“不工作以后怎么养房子,怎养老婆,你要我们小阚跟你受苦吗?”李建秋数着手指道。

符飞很识相闭口不说这事了,生怕一不小心又被李建秋像吕圣轩那样把自己套了出来,这些人都是一些老人精来的。

到了李建秋的房间,符飞才得知原来李建秋家里是在医院外面的,离这里有点远,他每天都是坐公交车来上班的,现在这段时间内科病人多,他中午得要在医院里宿舍休息,科里要是有什么紧急事故好来得及赶到,所以医院方面给他安排了个房间,是一室一厅的,里面就一张大床就什么也没有了,他买了个新风扇好让自己能睡个安稳了。

风扇很大,是放在地上可以转动的那种,符飞按着说明书风扇安装好,试着打开没问题后就离开了,看看时间,还有10来分钟才下班,不知道2号宿舍的那几个兔崽子买好饭了没,不然得自己去动手了。

排队打饭啊,讨厌的活儿,饭又像猪食,还是自己宝贝自己煮的好吃,有时间得多去享点口福,符飞叹道。

超凡棋牌最新版本

巨龙之战龙渊版

战舰大海战

幸运彩票最新版下载

相关阅读